您现在的位置:

不灭魔魂 >

[新传说] 不伦纯爱

  一、不甘心的村官
  
  刚进腊月,鄢陵村村官叶天承便忙碌起来。村子里的年轻人逐渐多了起来,与往年不同的是,现在开着车回来的人慢慢增多,但镇上到村里的路不行,所以开车人见了叶天承就抱怨:“大学生村官,你去年就跟我们说要修路,这路咋还不修啊?”
  
  叶天承苦着脸解释:“钱不够,这不得等老贵叔回来嘛。”
  
  他摸出电话,打给老贵叔的儿子陈庆笙,问他老爸啥时候回来。这陈庆笙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跟他一样考上了公务员,留在了县城宣传部,整天挎着个相机拍领导。陈庆笙没女朋友,所以给他介绍对象的挺多,但陈庆笙一直都没瞧上。许多媒人觉得这小伙子太挑剔,后来得知他老爸是老贵叔陈文贵时,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呢,原来是陈大款的儿子!
  
  有钱人在村里地位很高,就像陈文贵,地方上有名的包工头,这几年房地产行业火爆,他带的队伍从十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上百号人,实力雄厚。村里不少年轻人都跟着他在广州做事,这些年轻人学习瓦工泥工钢筋工等手艺后,收入噌噌噌地往上蹿,每月都是六七千块钱,可想而知,带领他们的包工头陈文贵赚到手的绝对是很大很大的数字。
  
  陈庆笙接了电话,说老爸过几天就回,自己正在野地里呢。原来,到了年底,政府部门事情也很多,今天县委书记张民跃到最远的一个乡里查看农户的冬季蔬菜种植情况,陈庆笙自然就得站在寒风中了。叶天承纳闷地问:“庆笙,你老爸那么有钱,你什么都不做都衣食无忧,何必那么辛苦?”
  
  陈庆笙呵呵一笑,说:“我难道在家混吃等死?再说我这工作大家都挺羡慕的,就说我爸吧,那么有钱,见到镇长还不得点头哈腰的?我考上公务员后,我爸特高兴,连珍藏十年的茅台南宁癫痫医院排名都拿出来了,说陈家终于出了个当官的人。我这工作哪怕不挣钱,甚至是倒贴钱,我爸都愿意。不过,我觉得这工作挺有奔头的——跟你说哈,妇联王大姐给我介绍了个对象,这个女孩在妇联工作,你猜猜她舅舅是谁?”
  
  这种问题,叶天承当然要往大了猜:“是宣传部部长?不是?她舅舅难道是习大大?”
  
  “去你的!”陈庆笙嘿嘿笑了起来,“是张书记。”
  
  叶天承表达了自己的震惊之情。陈庆笙如果攀上张书记这根高枝儿,那以后可就升得快喽。想到这里,他不禁内心苦涩起来,自己这村官要当到何年何月呢?
  
  陈庆笙说,他已经打电话催老爸快点回来了。因为他跟女孩见面那天,也想让爸爸妈妈一起去看一下。“估计明天或者后天就回来了吧。”陈庆笙说,“修路的事应该不算大事,不就差了十多万吗?我爸回来跟大家伙儿说说,他拿一半出来,其余的各家再出个几百块钱就凑够了。”
  
  叶天承终于舒了一口气——这条路对他来说太重要,能不能调往镇上,就看这一着了。
  
  二、土豪归来,小三逼宫
  
  挂了电话,忽然听到有人甜蜜地叫:“天承哥——”
  
  叶天承抬眼一看,女朋友孙晓莉来了。孙晓莉从师范毕业后就在镇小学做老师,更关键的是,她是土豪老贵叔的宝贝外甥女。
  
  孙晓莉高兴地说她拿到驾照了:“我姑父说,他这次回来,买了两辆新车,一辆给庆笙,一辆给我。”
  
  叶天承很是震惊:“送车?!你姑父堪称‘中国好姑父’,这么贵的玩意儿居然说送就送。”
  
  孙晓莉哈哈大笑,她现在无比盼望姑父快点回来,她也好过一把车瘾。癫痫病治疗最佳方法
  
  三天后,陈文贵,鄢陵村最大的“土豪”,终于回来了。
  
  浩浩荡荡一个车队,七八辆车,还都挺新。其中三辆最好的车是陈文贵家的,车队一到村口,村里就沸腾了,陈庆笙则被孙晓莉喜滋滋地拉着冲向一辆红色轿车,估计那辆就是要送给孙晓莉的了,她兴奋地拉了下车门,车门没锁,一下子拉开了,众人一看之下都惊呆了——车里坐着一个非常年轻的漂亮女人,而且是一个肚子微凸怀了孕的漂亮女人!
  
  女人在车里一笑,说:“是庆笙吧?我叫孟广美,你爸经常提起你。”
  
  陈庆笙明白过来后转头冷冷地看着父亲,大家也都在看陈文贵,陈文贵尴尬地笑笑。
  
  当然,所有人马上知道了,今年已经52岁的陈文贵带回来一个25岁的姑娘,这个只比陈庆笙大两岁的姑娘怀了陈文贵的孩子……陈文贵居然把这个女人带回家,这是要干什么?
  
  影视剧里才出现的小三逼宫的情节,居然活生生地在身边上演,这怎能不让人兴奋?
  
  陈文贵家的左右邻居,消息最灵通。左边邻居通讯社报道,陈文贵拉着孟广美进门的刹那,陈文贵的老婆孙金荣就扑了上来,将陈文贵挠了个满脸花。陈文贵拼命躲闪,勉强招架住了孙金荣,结果孙金荣就转移目标扯住了孟广美,没想到刚才还躲闪的陈文贵忽然暴起,一巴掌甩在孙金荣脸上,狠狠地骂道:“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还!老子找个漂亮女人怎么了?成功男人都干这个!她怀着孕,你动她一指头试试?”
  
  孙金荣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边哭边说自己在陈家任劳任怨几十年,赡养老人,送走了公公婆婆,养大了儿子,没想到没良心的陈文贵居然找了个小的,这让人怎么活啊,还不如投井、上吊、喝农药死北京看癫痫病那家医院好了算了……
  
  邻居说得绘声绘色,听的人议论纷纷,女人普遍同情糟糠之妻,但男人们还是偏向于陈文贵的。陈文贵多有钱啊,五十多怎么了,现在五十多岁正年轻,允许城里男人泡年轻妹子,就不允许文贵大哥这样做吗?再说,这根本不是什么事嘛,当然金荣嫂子也不容易,做大房的要有做大房的态度和度量,反正她是正宫娘娘,还给文贵哥生了个儿子,儿子现在还是公务员,文贵哥的财产大部分还是他们的……
  
  三、首富家里上演暴力事件
  
  这时,右边邻居通讯社又发布了劲爆新闻:陈庆笙跟陈文贵打起来了!
  
  大家立马赶过去,只见陈文贵鼻子淌着血,突然从衣服里摸出一把刀,扔到了陈庆笙脚边,说:“这把藏刀,是我跟广美去西藏玩时买的,当时想着你小时候爱玩刀,就买来送你。你既然恨死你老子了,就一刀捅死我吧!”
  
  陈庆笙红着眼睛吼道:“陈文贵,你别以为我不敢!”
  
  陈文贵也吼道:“你敢!你绝对敢!是我不敢!刀在我身上,刚才你把我打倒在地,用皮鞋狠狠地踢我时,我就应该抽出刀砍你!可你是我儿子,你打我下得去手,我打你下不去手!你去打听打听,我在广州跟人争工地时,是不是我每次都冲在最前面?我的生意是怎么来的?是我一砖一瓦垒起来的,是我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我打不过你一个书生?笑话!”
  
  陈庆笙怔了会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拿起藏刀,猛地砍向自己的右手……
  
  幸好陈庆笙身旁的一个后生眼疾手快,极速地撞了一下陈庆笙的胳膊肘,藏刀砍在了水泥地上,“当”的一声,火星四溅。陈文贵赞许地看了那个后生一眼,很多跟着他在广州打拼的兄弟都站在了他这边,唯恐他吃亏,癫痫患者能给治愈吗只有这个后生站在了陈庆笙身边,只有他知道,在陈文贵心里,并不在乎自己受伤,而在乎儿子受伤。
  
  陈庆笙呜呜地哭:“我打我爸,我不孝,我砍了这只手……”
  
  陈文贵对儿子说:“庆笙,你大了。我跟你妈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刚才残害自己,最伤心的是谁?是你妈。她失去了我可以,别看她现在寻死觅活,其实一点事都没有——我这十几年不都是在外面,一年在家呆不了几天。但是,失去你,她就活不了。你出事了,她活不下去了,那我挣的钱,岂不是都得给广美了?”
  
  大家都听愣了,一时间场面无比寂静——连孙金荣都顾不得哭了。
  
  面对着大家,陈文贵一字一顿地说:“我要跟广美结婚!跟广美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年轻了很多,生活有意思了很多。更重要的是,庆笙娘俩离开我,照样能过;而广美和孩子没了我,就过不下去,我不想让孩子没有爸爸,而庆笙,已经不需要爸爸了。”
  
  这就是陈文贵的决定,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脾气,一旦决定,就不会更改。
  
  有人叫来了叶天承,希望村官能管一管这事儿。孙晓莉一见他就哭着抱住他,希望他能给姑姑做主。叶天承无奈地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尴尬地笑笑:“这大过年的,要和谐,和谐啊……”
  
  这时,陈庆笙站起来,说:“好,陈文贵,我尊重你的决定,也尊重你的‘爱情’。妈,他说得对,咱们娘俩离开他,能活!”
  
  作为一个农村妇女,丈夫儿子在孙金荣的心中大过天。丈夫要失去已无法避免,儿子这句话却给了她无限力量,她站起来昂头说:“好,我同意离婚,但,我有个条件!”
  
  四、不是冤家不聚头

© zw.cvpkl.com  与民守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