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不灭魔魂 >

[民间故事] 智斗“钱串子”

  1
  
  清朝康熙年间,嵫山村有个大财主名叫郑德水,家有良田无数、房屋千间,经营十几处酒楼茶肆,从山东到京城驿道上的客栈大多都是他开的。
  
  这一日,郑德水正在小憩,刘管家急急赶过来,紧张地说:“老爷,大事不好!”郑德水坐起来,不以为然地问:“何事惊慌?难道是天塌了下来?”
  
  刘管家唉声叹气地说:“钱串子从东平府调任咱这里任知府,咱们以后还有好日子吗?”
  
  “什么?这个刮地皮的果真来这里吗?”郑德水气得一脚把茶几踢翻,杯盘碗碟碎了一地。
  
  钱串子真名叫钱光明,每到一地为官,雁过都要拔毛,周围各县民众无人不恨。
  
  “老爷,钱串子是明珠明相爷的姨夫的舅舅的亲表弟,八成相中咱这富庶之地,想大捞一笔,人家有大靠山,谁也治不了他!”管家恨恨地说。
  
  “别人治不了,我来治!我就不信当今皇上管不了贪婪之徒。钱串子何时到任?”
  
  “尚有两个月时间。”刘管家已打探清楚。
  
  “那就好,我非要和他斗一斗!”郑德水附耳对刘管家安排了一番。
  
  中秋节前,钱串子走马上任,到任后便打听此地谁家最富。无疑,郑德水成了他的首选,只要把郑德水的家业据为己有,白花花的银子唾手而得。可手下向他禀报,郑家开的店铺除了东城大酒楼外全部关张,郑德水本人也躲藏起来。钱串子心想,这个老小子够精明,本官就从东城大酒楼下手。他叫过儿子钱定,如此这般安排了计谋。
  
  小衙内钱定整日游手好闲,每次敲诈勒索乡民都是他打头阵,人送外号“钱二串子”冶癫疯病吃什么中药好
  
  这天中午时分,钱二串子带领一大帮混混儿来到东城大酒楼。只见客人进出接连不断,钱二串子心想,看这客源,一天还不进项百十两银子,一年可就是好几万,爹爹说把酒楼“盘”过来,真是好主意。钱二串子一进门,家丁给他搬了一把太师椅放在店门正当中,小混混们把在门口阻挡客人进入。王掌柜一见这阵势,笑脸相迎道:“公子大驾光临,请上二楼雅间,我们好酒好菜伺候您!”王掌柜让了又让,钱二串子却不动地方。客人们一见这情形,纷纷逃离酒楼。钱二串子奸笑着说:“小爷想盘下这酒楼,你算算该多少钱!”
  
  王掌柜哭丧着脸说:“公子说笑,这么大事,我怎敢做主,要请东家定夺。”
  
  “那你快把他叫来,小爷我今天就要收走铺子!”有他爹撑腰,钱二串子一向蛮横。
  
  王掌柜心情郁闷地去向郑德水禀告,一个时辰后昂首挺胸地回来了,声如洪钟地对钱二串子说:“东家说,盘下东城大酒楼,拿出一万两现银出来。不给银子想抢占,他让我一把火点了这家店!东家还说,他有的是钱,烧完再盖新的!”
  
  横的碰上不要命的,钱二串子没了主意,连忙派一个腿长的家丁向老爷请示。不一会,这小子回话说,老爷同意出钱盘店。钱二串子便说:“一万就一万,这店明天就姓钱!”
  
  2
  
  东城大酒楼姓了钱,生意却冷清得邪门,开张一个月都没见一文钱。钱二串子一打听才知道,郑家西城大酒楼重新营业,食客们宁肯多跑5里路也到那里去吃饭。爷俩又硬撑了一个月,赔了整整2000银子,终于关门歇业。无奈之下,钱串子只得降价转让酒楼,可没有一人敢接。
  
  赔了本折了钱,钱串子又癫痫中药能治吗急又气,决定亲自修理郑德水。这天一早,钱串子带着儿子和三班衙役直奔郑家庄园而来,本以为郑德水会出门迎接,大门敲开后,却见刘管家和几个家丁慢腾腾地走出来,带搭不理的把钱串子让至客厅。
  
  钱串子一落座便耍起知府做派,吩咐道:“你快去把郑德水叫出来,本官有话说!”刘管家答道:“钱老爷,真是不巧,郑员外出远门了,临走交代我全权处理一切家务。”
  
  人家不在家,威风给谁耍?钱串子便说:“第一件事,犬子不善经营,东城大酒楼再盘给你们!”
  
  “行!郑员外说,钱老爷再盘酒楼只能给8000两银子。您要是同意,我就把他留下的银票给您。”钱串子胡子翘上天,可若不同意,以后赔得更多。他咬着牙交出了合同,这事才算了结。
  
  “我这第二件事是公事!”钱串子打着官腔说,“明年�_春修河道,郑员外家大业大,怎么着也要掏10万两银子才行!”
  
  刘管家说:“钱老爷,修河道向来是皇上拨银,从没有听说要老百姓出钱,您搞摊派于理于法不容!”
  
  “本官治理一方,合不合王法我说了算!不交钱我就收了你家的地充公!”钱串子霸气十足,今天来就是要拿郑德水开刀,钱二串子和三班衙役吵嚷着让刘管家去拿地契。
  
  刘管家说:“钱老爷,这事我真无法做主,等郑员外回来再说吧!”
  
  “不能等他回来,今天要么拿钱,要么交地契!”钱串子说一不二。自古道“破家县令”,何况钱串子是知府,刘管家说:“银库的钥匙由郑员外亲自掌管,地契倒是在我手上,麻烦您开张凭证,郑员外回来好拿着它去衙门交钱!”钱串子心想拿走地契就能逼郑德水交钱,便开具了扣癫痫总是在睡觉中发作,能不能治好押凭证。
  
  信心满满的钱串子一走,郑德水就从后堂走出来,拿着盖着知府大印的扣押凭证对刘管家说:“有这个凭证,我面见康熙爷就有了证据。你赶紧给我打点行装,我进京告御状!”说完后又附耳对刘管家交代了一番,刘管家会意道:“老爷您就放心吧!”
  
  第二天一大早,知府衙门外人声鼎沸,钱串子不明情况,管家出门打听后禀报说:“郑氏庄园的刘管家让人抬着一块巨匾到衙门前,他们让老爷迎驾!”
  
  “迎驾?”钱串子懵在那里。
  
  3
  
  钱串子刚出衙门来,刘管家高声喊道:“跪迎皇匾!”说完揭开巨匾上的红绸布,只见匾上画着两条五彩金龙,御笔写着“德善人家”4个大字。钱串子认得这是康熙爷的笔迹,岂敢怠慢,跪在前面和一众人等跟着行三跪九叩大礼。
  
  礼毕,刘管家朗声说道:“钱大人,康熙爷南巡就驻跸在郑氏庄园,郑家倾其所有迎驾。他老人家盛赞郑员外的德行,赐了这块匾,金口玉言许诺郑家今后不须纳各种赋税,临走还赏给一件黄马褂和出入紫禁城的腰牌。”
  
  钱串子一心想捞钱,没想到捅了马蜂窝,连忙吩咐管家去拿地契。刘管家提醒道:“钱大人,现在为时已晚,郑员外昨晚上就赶往京城觐见康熙爷告御状!”
  
  一听这话,钱串子惊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衙役把他搀扶到内府后,他猛然想到,郑家人进京告御状,我也要去给明珠大人去送礼,让相爷去给皇上求情保住性命。于是,钱串子赶紧打点细软和行李,爷俩立马出发到京城。
  
  因为是私事,钱串子不敢在驿站停留,一行人却发现沿途所有旅店全部关门歇业,附近村民见到他们也都大颠娴的症状有哪些门紧闭。钱串子心想,这一定是郑德水暗中所为,看来,我真不该和他斗。
  
  没有旅店歇脚,钱串子他们只得风餐露宿,带着诸多金银宝贝却像沿街乞讨的叫花子,捱捱延延十几天时间,到了河南地界才吃上饱饭。又经过几天行程,终于到了京城,一大早便赶到明珠府前。
  
  可是,钱串子看到明珠府大门上却贴着几张封条,正诧异不已时,身后突然冒出一群捕快,为首的官差喝道:“你就是兖州知府钱光明吧,跟我们到刑部走一趟!”就这样,不明就里的钱串子爷俩被锁拿到大牢里。
  
  管家上下打点许多银子才得知消息,原�砻髦橐虿斡敕狭⑻�子之事已被革职查办,家都被抄了。京中官员还传说一介乡民郑德水受到康熙爷接见,康熙爷听到一方知府贪墨劣迹后龙颜大怒,立即下旨彻查。钱串子一听,顿时瘫倒在监牢内。靠山倒了,又是皇上亲自问罪,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半个月后,钱串子即被革职,爷俩一同发配伊犁。身体羸弱的钱二串子在押解途中得了重病不治而亡,没过多久,丧子之痛的钱串子也一命呜呼,一心贪财的爷俩为钱丢掉了性命。
  
  为整顿吏治,康熙爷选派一向廉洁的金一凤来任知府,四方百姓莫不称颂皇恩浩荡。可金知府一上任便碰到一件大难事,原来,这里连下了十几天大雨,大多数庄稼被淹造成绝产,灾情重大,他该如何是好?
  
  金一凤正焦头烂额,属下说郑德水在府外求见,金一凤赶紧把郑员外请到内堂。郑德水快言快语地说:“金大人,小人捐献50万石存粮助力赈灾,救乡民于水火!”一听这话,金一凤肃然起敬道:“郑员外不愧德善之士啊!灾情过后,本官一定向皇上上折子,给您请一块功德匾!”

© zw.cvpkl.com  与民守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