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若仲子者 >

绿叶倾诉(雨声声)第十一章:逼上“贼”船

  国庆四天的长假,片刻的安闲之后,梅雪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生活造就一如既往。
  今儿,梅雪早早的起来,见天空下,经过在昨夜秋风细雨中轻描了一把的山城,仅只象一幅水墨丹青画。放眼望去,远处山峦格外的清明,近处房舍也更加的清洁。特别是庭院里那棵挂满枝头,黄澄澄,红艳艳,很显眼帘的柿子,仿佛是少女脸上的一抹绯红,又像是褪去了青春年少的羞涩将成熟与丰盈展现在世人面前。只是满地飘落的树叶显得有点凌乱。梅雪顺手拿起扫帚扫了起来,见树叶中静静地躺着几棵嫣红的柿果,于是弯腰拾起,心却随那扫帚在不停地摆荡着:是那柿过于迫切,还是奈不住寂寞?是跟随落叶归根的欣喜,还是瓜熟蒂落的满足?只不过眼下到了万物蔫萎的时节,让人感到一种萧条,渴望欣荣景象,那也只能无赖了!手中的扫帚停下了,可那思绪还在不停地转:今天还要去几家中介看一看,是否有合适的工作,不行自己也只能去卖苦力了。
  人们常说:“相逢是偶然的,相识是必然的,就是在那偶然的一次邂逅,也许就是同命相怜英雄相惜呢!”
  自从梅雪与李明阳在黄荆州相遇之后,李明扬常借着开会出差隔三差五来看梅雪,有时还带上一些新鲜的湖鱼、虾。梅雪明知不可违而为之,她也尽量地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闲言碎语的产生。到是自己的儿子这一时间来更亲近了李明扬,有几次小家伙还扑进李明扬怀中。李明扬搂着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开玩笑地说:“军军,想不想叔叔来看你?”
  小军军天真地说:“当然想啊,你一来我可又加餐了。”两人和谐地恰似父子。
  “你就知道好吃,我可要检查作业的,考试达不到我要求,下回可没有的吃了。”李明阳摸着小军军的头,震震有辞地说。
  看见自己的孩子与李明阳这般和谐,梅雪的心里说不上是舍滋味,不尽叩问自己良心:是我的不是?还是强松平当年我本身就不该爱?如果当初不爱,为何现在看到孩子这般快乐,心又为何在隐隐约约作痛!
  这样的情景,也难免让梅雪心中产生一缕道不出的情丝。自从两人相遇后,就似乎感觉到自己癫痫的早期症状与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会发生点什么。那种渴望,欣喜,担心,害怕,错综复杂的情感交融在一块,直绞得梅雪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她在心底一直告诫自己,一切顺其自然吧!
  纸是抱不住火的,李明扬来过几回,被梅雪的老父亲看在眼里,这不,傍晚李明扬开着桑塔拉路过梅雪父亲的家,顺便将车上新鲜虾和一抱零食丢下,看梅雪不在,匆匆忙忙地跟做作业的军军说:“军军,要听妈妈的话,不要带妈妈淘气,过几天叔叔再来。”摸摸军军的头,是以好好做作业。又跟梅雪的父亲说了几句客气话,就道了别。不想梅雪回家后,看见父亲满脸不爽。知道一定又是李明扬来过了。她直接去了母亲的房中,只从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症落床两年来,不能说话的母亲是一天不如一天地消瘦下去,老父亲的心情也是时常阴晴,做为子女,这个时候是能够理解老人的。梅雪赶紧给母亲翻翻身,按摩按摩那萎缩的肌肉,母亲不回说话,梅雪就用手指充当梳子在母亲头上理一理花白头发,是以母亲好好休息。堂屋的父亲这时可能真是忍无可忍,声音一句比一句大。梅雪只好摸摸母亲的脸孔,睡吧,不要操心哦!轻轻地将房门带上,低垂着头,来到客厅。只听到父亲在吼:“一个有家室的人,不好好对自己的家人好,跑到这里来跟你搭好,算那门子事,你也是一个有家室之人,不要再来往了,被强松平知道了,你怎么交差啊!”
  “大大,我知道了,我也没有跟他怎样。”梅雪小心悸悸地带着安庆尾音说。
  “没有怎么样?没怎么样,每次来带那么多吃的、玩的给军军,你这个没出息地东西。”老父亲,越说嗓门越高,气得脸色血红。
  梅雪知道老爸高血压一直很高。她心里已经像翻腾的江海,眼泪在眼眶中打滚,抵着声说:“大大,是我的不好,我会有分寸的,么妈多病成这样了,你就不要再生气,别再为我操心吧!”
  父亲的嚷声,惊的房内做作业的军军,也赶紧跑出来,看着爹爹发这么大的火,跑到爹爹的怀里大声叫着:“爹爹,不要吵了,不吵了,妈妈怎么了?妈妈没有做错事啊!”
  梅雪赶紧说:“军啊,没你的事情,去房内做作业,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乖。”
  “以后不准吃人家给的东西上,小小年纪就学会收人家的好处。”父亲用老革命口气在教育他的外孙。
  “爷爷啊,我没有收人家的,是李叔叔要买的,不是我要他买的,李叔叔是好人呢。”小军军小口中嘣出一溜子话。
  “军啊,没听到啊,快回里屋做作业。”
  小军军眨眨眼,回到里屋做作业去了。老父亲还没有停止教训女儿,还在念叨不停。
  “我老了,眼不见为净。不行,改日你就搬出去,省得让我老眼看到。”父亲是一个直肠之人,不喜欢摭摭藏藏,有话就直说。
  梅雪没有啃声,想一想自己,三十好几了,现如今还让老父亲生气,啃着娘家的老底,自己到目前,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事业无成,夫妻感情破碎,想一想上天对自己如此不公,心如刀绞,那泪终于独框而出……
  迈着沉沉的脚步行走在无人的浦河堤岸上,任灰暗夜幕下冷唆唆的风吹打着自己的脸庞,她仰望苍穹悬挂着的半个残月,心如止水,虽有千万般的豪情壮志,却万般无赖,问:明月何时照大地!壮志凌云何时普春秋!流淌浦河水啊!你是否能带走我此时的忧愁和烦恼,你是否能磨平我心坎上泪痕和苍伤,是否任时光荏苒,流向天际!
  经历了曲曲折折,沟沟坎坎的梅雪,似乎一次更比一次坚强,心里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向上、乐观的生活态度,既然自己选择了一条荆棘之路,就没有后悔的路可退,冲出荆棘,相信自己经历风雨之后一定会见到彩虹!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暗暗使着努力,不觉到了家门口,推门进屋,屋内静悄悄。
  轻轻推开灯亮的母亲房门,发现母亲那双老眼正盯着自己看:“么妈,你还没睡?”梅雪从喉咙里带着哽咽的颤音。
  母亲皱巴巴眼角处挂着一串老泪,在那不太明亮灯光下,闪着银银的光。可怜的母亲,她心里清楚的很,只是不会说,身体不会动荡,可那心里依然惦记着消瘦的女儿。
  “么妈,你不用为我操心,我很好,明天就工作了。”梅雪在安抚着母亲,脸上装着无比的灿烂。
  “来,来,我再给你捏一捏,听话哦,你先睡癫痫病诊断的时候都要做什么检查,过会我再来陪你!明天晚上我回家带混饨给你吃,好好睡哦!”梅雪知道母只能吃点半流质,她常常顺路带点回来,喂给母亲吃。只从搬回家后,梅雪晚上就陪着母亲睡。母亲身边也需要一个陪护,她象对待小孩一样,对着母亲朵旁说。
  家中已经静悄悄,不时传出隔壁房间父亲的呼噜声。
  梅雪一面泡着脚,一面轻轻地打开电视机开关,将电视声音调到最低,并将频道调到T城的节目,因为T城的晚间新闻上常有广告播出。两只眼不停地扫了扫视频,突然一行字目,有关保险的消息,她赶紧将开关声音调大点,让自己听清楚,一听果真是一家保险公司招聘业务员,一听各项条件自己也都能符合。此时的梅雪什么也没考虑,管自己喜欢不喜欢,她不再挑肥拣瘦,适合不适合,总之,自己不能再给父亲增添负担和操心了。她的目的就是要工作,养活自己,和儿子,这次她没有象上几次那么谨慎,这次特别无虑,因为她已经彻底放下思想抱负,不在乎工作的好与差,得与失。她只要有一份工作,别无它求。
  这是一个深秋艳阳的日子,也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
  早晨,梅雪从衣橱中拿出唯一那套小妹给自己的职业装——湛青西装。自己配着白色衬衫对着镜子仔细地穿起来,也将这些天疲倦脸蛋简单地沟勒一番,将口角涂抹点红,眼眉描了描,看看镜中的自己穿着得体,白色衬衫领映衬着简单修饰过白净的苹果脸庞,脚蹬黑色高跟皮鞋,松弛的青年式短发,将两鬓角长一点丝发夹放在耳后,整个人显得很精神。这样梅雪整体上给人印象是端庄,厚重,一丝娇艳而又不失大方,提着黑色工作包,迈着轻盈步伐向城北走去。
  T城保险公司坐落在城北面的驼山脚下,在这之前梅雪并不知道这行的到底是从事何种工作,她懵懵懂懂地知道,与人打交道,在外面跑业务。
  她兴冲冲地在上班时间赶到这里,主动咨询服务台,服务人员是以在三楼。
  跑到三楼招聘办,门敞开,见一位中年男子西装革履,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身材匀称,五官端正,神情自然地站在靠近窗台边的办公桌旁看资料,梅雪站在门边,用手指敲了两下中山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门,只听“请进”。梅雪主动上前问候:“您好,请问业务员招聘,是在您这里吗?”梅雪很礼貌地称呼道。
  “你好,这么早啊,就来了。”一口T城的普通话,显得很温和,话音中夹带浓浓江北安庆话尾,话没落,就给人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
  “不好意思,来,打扰您了。”
  “不客气,不客气,你好,你的证件,多带来了吗?给我看下。”
  “带来了。”于是梅雪将自己的简历,证书,一一递上,并放在桌上。
  梅雪傻傻地站在那,等待对方问话。
  对方边看边问:“你学历不低啊,还是大学专科,而且还是做销售出生的啊!”
  “是啊,光有学历何用,本人无才啊,年轻时做过木竹销售的。”梅雪尽然也卖起了老,说自己年轻时。不想到这句让对方正视看了看梅雪。
  “哈,哈,你年轻的时候,看来你现在很老了啊!”
  “哈哈”梅雪也跟着笑了笑。
  “你与实际年纪相差很大哦。”没有带任何的官腔官调,完全是平和的说话聊天。
  “我忘记对你说了,我姓赵,是分管市场营销业务的。”
  “哦,谢谢!赵经理。”
  接着又说“你对我们这行了解多少?”
  “我实话实说,对这行我是什么也不知道,很陌生,只知道,与市场、与人打交道。”
  “我看了你的个人简历,你完全可以胜任我们这个业务的,你呢不慌入司,我给你安排一个我公司顶尖业务能手,你先跟在她后面学习学习,你决定做这一行,到时我们再签订合同也不迟,你看如何?”
  “很感谢赵经理,为我着想,那我就跟随业务精英先学习,再入司,一切听从您的安排。多谢了!”梅雪很礼貌、微笑地说。
  就这样梅雪跟着业务精英刘大姐的后面,一面看她怎样推销保险条款,一面了解公司的规章制度。梅雪知道自己是没有选择余地的,也是无退路可走的。于是三天之后就与保险公司签下市场营销劳动协议的合同。自己就这样踏上保险这条“贼船”。
  续
  

© zw.cvpkl.com  与民守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