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零级地震 >

《再见艳阳天》的影评大全_励志文章

  《再见艳阳天》是一部由叶昭仪 / 郑伟文 / 李慧珠执导,邓萃雯 / 陈秀雯 / 商天娥主演的一部剧情 / 爱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再见艳阳天》影评(一):林韦辰的封帝之作 原本可以更好看的一部剧

  这部剧好长,作为大陆人看最初的感觉是那身国军的黄军装太出戏,看着方贺生就觉得不像好人,而且又四处留情,很渣的感觉,后来就觉得渴望中的王沪生和他一样

  林韦辰秒男一的特质是从这部剧开始的,他的方贺文就是玉树临风,翩翩公子的形象代表啊。干净,书卷气,贵族气

  很可惜编剧非要给他安排个老婆,自从贺文被那头猪拱了之后,我就弃剧了,太憋屈了

  贺文不结婚都比被拱好,你看杨火点没女CP不照样圈粉无数吗?完全可以写贺文励志成为一代商界精英的

  即便这样,林生仍因此剧勇夺香港首位视帝宝座

  而捞家拿视帝已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再见艳阳天》影评(二):再见艳阳天(陈秀雯版)

  总算看完了,第一次完完整整地看一部100多集的电视连续剧。这部剧我很小的时候有看过一些,但是不多。当然也不记得名字,后来根据印象搜出来的。那个时候我家刚买了彩电,还是我妈推荐给我看的。九几年民国时期的电视剧真的不错,特别的港版的。那个时候吃不饱穿不暖还要逃难,对于我这种悲观主义者看了可能会有些伤心。整部电视剧有很强的励志作用。特别是两个女主由乡下到广州创业那段。我现在仍然记得小时候看这部剧我妈说的那句话,也是根据那句话来找这部剧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整部剧很真实,很能真实地反应人情世故。

  这么靠谱真实励志有吸引力的电视剧100多集也不忍跳过一分钟。

  《再见艳阳天》影评(三):真正的大女人剧

  我至今依然觉得《再见艳阳天》是一部大女人剧,而且比《乱世佳人》不遑多让。

  有善良贤良的方母,有虽然作为小星爱撒娇却也能守住本心的方小奶奶,有坚韧不拔的秀巧,有隐忍卑微的秀巧之母,有同样悲剧的秀巧二妹,也就有勇于离家想要闯自己人生的秀巧小妹。还有机敏的文凤,有知世而隐世的佩佩,有不屈的金姨,还有革命精神觉醒独立自主的丁敏。

  这部电视剧描绘了那个乱世的一众女子,千人千面,却都可歌可泣。毫不夸张地说,它的意义已经超过了《乱世佳人》。后者只有郝思嘉和韩媚兰有了清晰的哈尔滨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面目,但能够在乱世之中留有姓名的,并不只有佳人。

  女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书写了乱世的故事。

  《再见艳阳天》影评(四):旧港剧之《再见艳阳天》

  记得小时候看过这个剧,不过没看完,好像是电视上播了一半不播了。港剧少有这么长的,当年应该也算是一个经典剧了,阵容强大,秦沛马景涛陈秀雯邓萃雯……彼时马景涛还没成为咆哮马,颇有一点大少爷的翩翩风采——小时候还看过他很早年的一部《挥剑问情》,他的东方冉白衣折扇,很有几分风流倜傥,没想到后来演了夸张咆哮的琼瑶剧,完全没法看了。

  不过在这部剧里马景涛还是不错的。二少爷林韦辰也不错,剑眉星目,是一个很俊秀的少爷仔。陈秀雯的人设真是吃苦耐劳贤良淑德,简直是传统女性的标杆,虽然和现代价值观不符,但是看起来倒并不觉得违和。我看韩剧会觉得很受不了韩剧的传统价值观,但是看港剧却不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港剧的亲切感和时代感——90年代的剧,民国时期的背景,令人觉得即使是那样的价值观也是时代特点。

  旧港剧总是很有温情,即使是现在看来很难接受的价值观,旧港剧里也总是以一种理想化的温情让人看得心平气和。比如陈秀雯毫无自我意识一心为家庭付出做牛做马,但是她很有乐观精神,又很容易满足,成天高高兴兴毫无怨言——我对这种真正的传统女性是很有敬意的,非常无私,可以说是伟大的,就像《飘》里的梅兰妮。但是宣扬这种价值观就不必了,伟大的人总是很少数,平常人非要学做圣人,更多的是一边“无私”一边抱怨,搞得十分纠结,不利人也不利己。

  当年的美人们真是各有各的美,陈秀雯端庄,邓萃雯娇俏,不过商天娥我就比较茫然,实在看不出她美在哪里。当年她还演过阿珂——完全看不出她和绝代美人之间的联系。我喜欢邓萃雯,一身布衣都能那么俏丽。文凤的人设也是泼辣爽利,鲜活明媚,我要是大少爷我也喜欢她。

  《再见艳阳天》影评(五):旧港剧之《再见艳阳天》3

  方贺生去北伐追求理想了,家里一大一小两个老婆相处得越来越好,简直就是患难见真情,文凤一口一个“大姐”喊得情真意切,秀巧是更不用说了,一开始就是秀巧主动先去关心文凤,现在文凤也对她好了,两个人好得真跟亲姐妹似的。就文凤的那性子,要是方贺生一辈子不回来,她和秀巧没准还真能一直做好姐妹,方贺生要是回来呢,这姐妹分分钟就要崩。不过编剧让方贺生回来的时候又带了一个新欢邵美琪,还让他失了忆忘记了秀巧和文凤——这样一来,文凤和秀巧就又成了联合阵线,姐妹情就又继续维持下去了。这个剧的基调是宣扬真善美,暖色系,设定得人人都是好人,人性黑暗面跟这个剧是无关的——在这种基调湛江市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下能够把剧情和人物都安排得合情合理,也真是编剧的功力了。

  按文凤的性格,方贺生“变心”是不能忍的,再加上编剧给她安排了合适的追求者韦世邦,文凤离开得毫无悬念。秀巧呢,“爱是宽容忍耐”,她是能忍也能等的,等到方贺生恢复记忆,忍到邵美琪自动离开,终于修成正果,一夫一妻,圆满收场。

  李香琴演的金凤芝,用现代的眼光来看,是有才能有决断独立坚强的女性典范,可可香奈儿之流的人物。出身风尘,能做到当红头牌已是不易,从良嫁人后被歧视欺压发现良人非良人,根本靠不住,毅然抛夫弃子重出江湖——单是这份及时止损的决断力,已是常人所不能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不过是一时意气一了百了,金凤芝重头来过的勇气和能力才真是可圈可点。重出江湖,金凤芝不但重做头牌,还从阿姑做到老板娘——当头牌只要色艺双全,要当妓院老板娘可得是美貌情商交际能力管理能力缺一不可的人才。开妓院自然是财源广进,然而为了儿子一句话,金凤芝说收山就收山,又重头来过开起了咖啡厅,坚韧心志和商业才能可见一斑。韦世邦的女友月影对金凤芝表钦佩,又说自己“只是一个女人”,金凤芝笑道“女人也一样能干大事,武则天还能当皇帝呢”。月影也是红舞女出身,和金凤芝当年一样遇良人从良,然而两人格局完全不同。月影是“只要世邦对我好已经心满意足”,金凤芝儿子不认她,她哭一场醉一场后擦干眼泪补补粉,“有儿子当然好,没有也没什么,我金凤芝相识满天下,日子照样过得开开心心”,立刻笑着去打牌了——哪怕是强颜欢笑,也为她的强悍点赞。

  《再见艳阳天》影评(六):旧港剧之《再见艳阳天》2

  邓萃雯的文凤初见觉得俏丽爽辣,比陈秀雯的秀巧有魅力的多,但是相处久了,立刻便显出毛病来。文凤脾气大,控制欲强,绝非良配,方贺生变心变得合情合理。而秀巧呢,虽然和方贺生在学识和见识上都有距离,但是她温婉宽厚,富有同情心和同理心——就算是她并不能真正理解的事,她也能够体谅支持。当然,这种体谅支持是建立的传统的男尊女卑家庭观上的,并不是真正的理解,但是,和文凤的控制欲比起来,秀巧毫无疑问更让人能够接受。方贺生的变心再一次合情合理。

  这就是当年港剧编剧的高明之处。整个剧的价值观是传统的,旧式的,应该要摒弃的,但是因为剧情安排得合理,人物设定得合情,也并不令人反感,反而令人觉得,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剧中人的观念和行为都是合理的。

  秀巧这个人物设定,是一个迹近完美的传统女性,善良宽厚,温婉能干,细心体贴,集所有传统女性美德于一身。很多圣母型的人设都会令人反感,有一种违背人性的假模假样,但是秀巧让我觉得她像《飘》里的梅兰妮,有一种人性上的升华,用白瑞德的话来说,“是一癫痫病开始不说话走路是为什么位伟大的女性”。她们和普通的传统女性相比,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就是大部分的传统女性,只是遵守传统的规则行事,心里有怨有恨,靠忍字来坚持,心态往往十分扭曲。但是秀巧和梅兰妮,是真正的心怀善意,无私而宽厚。

  剧里一再地借旁人之口劝秀巧,“你不要总是为别人想,也要想想自己”,秀巧说,“我总要过得了自己这一关”。虽然编剧塑造了这样一个女主,又给她开挂事事顺利,不过比那些强行推销赞美传统女性道德观的模式还是要高明很多。宣扬真善美是可以的,宣扬克己忍耐就不必了。秀巧言行都是出自本心,一个人但凡顺应自己的本心,那他/她无论是无私还是自私就都很好——无私很伟大,自私很合理。

  按照传统的婚姻观和家庭观,秀巧应该算是男性心目中的完美配偶了。以前我对这种择偶观很不以为然,现在觉得也有可理解之处。不同的年代,择偶的出发点和需求点不同,在旧时代,婚姻作为一种必须的、没有选择性的家庭模式,贤良淑德的女性的确是很适合作为配偶。如果一件事是必须要做的,那么可选择的余地相对来说就很小,要求也必须要放低——在当年,结婚就像现代人找工作。基本上,每个人都得有一份工,要不然就只能喝西北风,因此当年人们对配偶的要求,就像我们现在对工作的要求,都是在权衡的基础上,尽量找一个最优值。

  因此在当年,男人们选择贤良淑德宜家宜室的女性,女人们选择能养家肯善待妻子子女的男性——不能怪他们要求太低,他们只是选择太少。

  他们不能选择不结婚。从这点上来说,生在现代着实幸运很多。我们尽可以把要求设定得无限高无限完美——哪怕知道永远都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到来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可以不结婚。

  《再见艳阳天》影评(七):旧港剧之《再见艳阳天》4

  邓萃雯当年真是俏丽。

  瓜子脸大眼睛,眉眼灵动,一笑一瞥俏生生的。总是穿着一身衫裤分开的唐装,九分袖,露出的胳膊圆滚滚的。裤子宽松,衣衫也只微微掐腰,她个子也不高,这样打扮并不显身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她当年偏胖,所以不像陈秀雯和李香琴那样穿旗袍,结果有一段布行被采访的戏,她们都欢欢喜喜地精心打扮,邓萃雯穿了一件短袖淡绿的织锦缎旗袍,腰是腰胸是胸,胳膊雪白丰腴,好看得不得了。

  邓萃雯演的文凤,性格设定其实并不讨巧,尤其有完美型的秀巧时时在旁边做对比——文凤有点急功近利,目光不够长远,不大有学习精神,大事上也缺乏主见和决断力。但是我还是偏爱她——理性上知道秀巧比她好,但是还是更喜欢看她一颦一笑。前几天看到有人提到徐志摩张幼仪和陆小曼,说张幼仪为人处世无懈可击,对徐志摩又付出良多,而陆小曼又矫癫痫症状有那些情又作一身的臭毛病,怎么徐志摩就是不要张幼仪非要爱陆小曼呢——徐志摩的这种心理我还挺能理解:偏爱这种事,是非理性的。

  陈秀雯的长相端庄大方,早年总是演贤妻,后来演律师等职场精英人士,端庄里加多几分运筹帷幄的气势。邓萃雯后来也演女强人,但是邓萃雯的强势里总还是带着一分女性的俏美,陈秀雯就不同,陈秀雯“正”得让人忽略她的性别,让人一见就肃然起敬。她的秀巧一开始是村姑打扮,当了大少奶奶之后就一直穿旗袍,但是同样是旗袍,邓萃雯那条是短袖紧腰身,十分的显身材,秀巧就一直是素淡的宽松双襟长袖旗袍,大概是要为了表现端庄贤淑。

  方贺文暗恋端庄贤淑的大嫂,我总感觉有点恋母情结在里面,秀巧在方贺生面前还有几分娇美甜蜜的女性气质,在方贺文面前完全就是长嫂如母的关心。方贺文的暗恋注定是要落空的,因为秀巧不仅观念上是从一而终“生是方家人死是方家鬼”(虽然她嫁方贺文的话也一样还是方家人),感情上也是执着于方贺生,即使以为他死了还是念念不忘。她不知道方贺生不但没死,还有美相伴谈上了恋爱,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方贺生这个人,大概就是所谓的“多情”之人,情感细腻,富有同情心,兼有保护欲和照顾欲,容易被吸引,也容易吸引人。是天生很容易“恋爱”的体质。当然,他的外形和家世也给他很大帮助,一个男人,又英俊又风度翩翩,再加上大家少爷的出身,还很有学识和常识——在当时,大学生可是很稀有的,要得到异性青睐简直是易如反掌。虽然这个角色被很多人骂是渣男,但是编剧本身并不想让他当渣男,编剧给了他很合理的变心理由,失忆——可惜人们对于情感的专一度似乎有一种本能的偏执,坚持不待见他。

  以失忆为背景的多边情感故事可以很悲剧,很死结——谁都没有错,谁都不能怪,个个都是情深似海,只是他/她的人生被隔成了两段,前一段已成了前一世,他/她成了一个新的人,于是也爱上了新的人。秀巧的对方贺生的怀念,秀巧对方贺文的不接受,同方贺生和丁敏的恋情发展,两条线同时进行,互作对比,让人的确很有一种微妙的,难以言说的感慨。

  同样的,还有方世藩、艳霞和佩佩这一段。艳霞是有很多毛病,我要是方世藩我也不喜欢她,但是,对着佩佩就眉花眼笑,一副打心底里高兴的样子;对着艳霞呢,不发脾气的时候也是微微皱着眉,一种不耐烦的,克制忍耐的表情。佩佩说要走,他能急得从轮椅上站起来,艳霞离家出走,他理都不理,浑不在意。这种对比,让人不由地要感叹一句:感情有时候真是残酷的东西啊。

  然而,只要是有点常识、有点理性的人,都无法去怪责那个变心的人——方贺生也好,方世藩也好。谁能决定自己变不变心呢?心要变,就算是当事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 zw.cvpkl.com  与民守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